阅读历史
换源:

一百八十二章 九天玄女(一百三十六)

作品:钦差大人驾到|作者:阿尔萨兰|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08-11 18:42:52|下载:钦差大人驾到TXT下载
  天亮的时候,城门大开,陈副将站在城门口。

  很快,远处腾起一大片黄烟,陈副将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道:“人来了,做好准备。”

  增寿被五花大绑捆在一边,衣衫破烂,脸上黑一道红一道,看着像是经历过一场恶战,一听对方说白总兵马上就到了,她急忙晃了晃脖颈,让自己精神起来。

  很快,那黄烟越来越近马蹄声急促。

  假的陈副将一脸平静,等待白家军到来。

  “属下陈兵,拜见总兵大人。”

  一匹高头大马在众人面前停下,陈副将拜倒在地。

  “嗯,进城吧。”

  白总兵脸色不太好看,也不寒暄,直接叫车副将在前面带路。

  陈副将起身,笑呵呵地指着不远处的天京城们道:“大人,您看,这天京城已经是咱们的了,以后就要改名应天府了,顺天应命。”

  白总兵点点头:“很好,你做的很好。城内百姓如何?岑大帅的身体可都安置好了?”

  陈副将拍着胸脯:‘大人,您就放心吧,百姓安居乐业,大帅尸体已经装入楠木棺材内,等着岑家来人呢。“

  ”岑家来人?我怎么听说岑家有个十三公子正在此地,来了没有啊?“

  ”这个……“

  陈副将愣了一下,岑十三假扮陈副将,一时疏忽忘记了自己,现在白总兵提到岑十三,他顿时没了主意。

  这时就听人喊道:”白大人,我是冤枉的呀,看在我帮过,哦,是救过你家二公子的份上,先把我放了把,这胳膊都要扭断了。”

  ·

  增寿这一喊叫,将白总兵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你就是那钦差正使?”

  增寿点点头:“对,我就是,大人,我和令……”她差点将令公子说出来,急忙咽回去继续说,“我在京城和罗小六一起救过你家白小弟的。”

  白总兵瞄了她一眼:“我听到一个可笑的传闻,说你是个女子。“

  增寿急忙点头:”是,我是女子,大人是不会跟小女子过不去吧?“

  白总兵本来是随口一问,听增寿竟然直接承认了,微微愣了一下:”什么,你真是女子?“

  说话间他已经跳下马来。

  钦差正使是女子,这太荒唐了吧?白总兵不敢相信,决定自己看上一看。

  他大步朝增寿走过去,增寿浑身被捆得结结实实,见白总兵一步步渐渐走近,心里忐忑不安,满眼惊恐,嘴上还尽力保持镇定:”白总兵,白世叔。“

  白总兵冷笑:”不敢当,你可是宗室,还可能是……先帝之女。“

  他站到增寿的对面,身材高大目光森然。

  增寿吓得缩着肩膀:’白总兵,您误会了我……我就是一普通的宗室女子,我娘没儿子,我不是遗腹子嘛,她觉得对不起我那死鬼……啊……呸,我那死去的爹,所以就打小把我当男孩养,这就稀里糊涂的过来了,其实……啥事都没有,大人,您别听那些道听途说,都是天圣教的人故意散布的,我不是一路上抓了不少他们的人吗?”

  增寿努力分辨着,试图让白总兵相信自己是一个普通的宗室小姑娘,安全无害,不可能对他和他的事业造成任何威胁。

  白总兵盯着她:“把绳子解开,”

  陈副将急忙低声道:“大人,此人和嘉年公子遇刺有关,若是放开……”

  “怎么?她长了翅膀,放开还能飞了不成?

  白总兵眼睛一瞪,陈副将急忙叫人将增寿身上的绳子解开。

  增寿身上没了束缚,什么都顾不得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失声:”白……世叔。“

  白总兵愣住了,他从没见过这么草包的宗室子弟。

  就算她是女子,可做了这么多年男子,就一点男儿气也没有吗?

  ”嘉年是怎么死的。“

  白总兵沉声问道。

  “真不关我的事啊,是被天圣教的人偷袭的,我……”增寿哭的一脸鼻涕眼泪,狼狈又可怜,完全看不出曾经是京城纨绔。

  白总兵盯着这人,心里盘算着:是杀了她还是留下她。

  到底是个女子,这么一吓唬就又哭叫又磕头,也是,在京城就是能惹事的纨绔,也没多大本事,这样的人……有这个能力杀害嘉年吗?

  陈副将见白总兵面色迟疑,劝说道:’事情重大,还是进城再说吧,大人请。”

  白总兵点点头:“很好,你做事很妥当。只是……”

  话音未落,增寿忽然叫了一声:“呀,起火了。”

  只见城内熊熊火光腾起,隐隐还有爆炸声。

  陈副将大惊,回头问:‘出了何事。“

  他手下亲兵都是漕帮的人伪装的,漕帮消息灵通,马上派人去查看情况,很快就有人气喘吁吁过来报信:“副将大人,是帅府,帅府炸了!炸了还着了。”

  众人大惊。

  增寿急忙看向陈副将,假陈副将,真岑十三脸上也是一脸惊讶加迷茫,很显然这不是他制造的效果。他今天主要目的是将白总兵的人迎进去关门打狗,现在城里一乱,白总兵还能进城吗?

  果然,白总兵大手一挥:”原地不许动,陈副将,你马上派人查看城内情况,待城内稳定了我们再进去。“

  “大人,不如咱们一起进去吧。不能有大事,一定是里面走水了。“

  陈副将劝说着。白总兵大摇起头:”城内情况不明,若是岑家军作乱,我出兵镇压就落了口实。“

  陈副将心道这是把我推进火坑了?

  白总兵继续道:‘来之前我已经将折子呈给朝廷,说明由你暂时代理天京城府尹一职。”

  陈副将担心继续拉着白总兵一起进,对方会起疑心,便只能点头说:“末将这就去城里,一定将残匪剿灭,率领全城父老欢迎大人进城。”

  “好,将此人留下,我要好好审问一番。”

  白总兵一指增寿,后者浑身抖成筛糠:“陈副将不要啊,不要啊。”

  增寿拼命给陈副将使眼色。,后者稍微沉吟一下:“一切都依大人。”

  传闻都说增寿害死了白嘉年,陈副将犹豫片刻就将她留给白总兵,这其中凶险程度他当然知道,但为了白总兵不起疑,他决心还是牺牲增寿。

  留在这,增寿未必会死,硬要带走,一旦白总兵怀疑,那就前功尽弃了。白总兵手握重兵,自己手里的人和漕帮的人架起来未必打的过,再说自己不擅长排兵不战,只能玩一玩阴谋,不战而屈人之兵。

  “姓陈的,你不得好死!”

  增寿在他身后跳脚骂道。

  陈副将后背微微一僵,最终还是没有回头。

  九月九玄女现身天命所归只是个传闻,但现在大兵压境是现实,他不能为了传说中的玄女,将自己陷入危险境地,增寿……暂时舍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