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序章

作品:十方乾坤|作者:神出古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6-10 03:34:53|下载:十方乾坤TXT下载
  传说天地初开,天下伴有十二条灵脉相生,乃是万物灵长之源,其中七条灵脉落于人间仙元古地,因此人间气运最是鼎盛,但凡人却往往不得修炼之道,是以久而久之,人间反倒成了妖魔横行之地。

  直至万年前,忽有一奇人横空降世,呼风唤雨,极尽人力之所不能,短短七日,便令全部妖魔退散,又传世人移山填海,无所不能的修炼之术,后世尊称其为——青帝。

  此后万载岁月,人间踏入修仙炼道之人数不胜数,仙元古地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然好景不长,许是安逸日子过得久了,人们早忘了万年前先祖那段晦暗的日子,时至今日,各派间已是变得追名逐利,勾心斗角。

  也许是世间万物,阴阳平衡,盛极必衰,衰极则盛。三百年前,魔道大盛,突然攻入仙元中土,当世几大魔宗联手,几乎杀得各门各派望风而靡,使得整个仙元古地血流成河。

  就在危急时刻,位于仙元古地中部的玄青门,那一日只见山上七道玄光直冲天际,恍如万丈霞芒耀世,随后便下来了七个人,仅仅七人,有如当年青帝再世,各显神通,十日之内,荡平天下魔寇,几大魔宗首领最终不敌而走。

  此后玄青门威名大震,一跃成为仙元中土正道之首,“玄青七尊”的名号,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三百年后,魔道诸派似又蠢蠢欲动,隐隐有卷土重来之势……

  ……

  时值暮秋,山下冷风飒飒,于这荒野之中,更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玄青山往西三十里处有座古村,常住着四百多口人,而一夜间,这里却成了一片废墟,处处弥漫着浊魔之气,四百多口人,一夜间全部死于非命。

  忽然一阵风声响起,只见天际有三道剑光倏然飞来,化作三人,轻飘飘落在了村外的乱石堆上。

  但见三人气息不凡,犹以为首一个碧衣女子最是仙气凛然,手握一支碧玉洞箫,整个人宛若九天玄女下凡一般,往那一站,便使这荒凉山野,也平添了几分生气。

  后面还有个青衣男子跟红裳女子,只是这二人的修为道行,看上去便远不如前边那碧衣女子了。

  “此地浊气非同一般,当心些。”

  碧衣女子凝指一划,说话时两道碧芒已从指尖飞出,瞬间在后边两人身上笼罩起了一层护体真元。

  “多谢师妹。”

  三人进到村中,只见房屋坍塌,满地血迹斑斑,惨不忍睹,青衣男子愤愤道:“魔道妖人冲着我玄青而来,却在此枉杀无辜,徒添数百冤魂,委实可恨!”

  “是否那几个魔宗所为,现在尚无确凿,师弟还是谨言为妙。”

  “嘘……”

  就在二人说话之际,碧衣女子忽然打了个噤声手势,只听得一阵断断续续的声音自东村传来,三人疾步而去,来到一座坍塌的墙隅下,只听那墙下竟隐约有婴孩哭啼声传出。

  后边两人皆是一怔,此地浊魔之气笼罩,慢说婴孩,便是成年男子也未必撑得过三刻,怎么回事?

  两人正自不解之时,碧衣女子已一掌将那断墙拂开,只见墙角下,果然是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只是四周浓浓的浊气,已然侵入婴孩五脏六腑,眼见是活不成了。

  碧衣女子俯身将婴孩抱了起来,因浊气的侵入,婴孩脸色有些发紫,是个刚满月的男婴,颈上还系着一枚血玉,血玉看上去有些诡异。

  红裳女子走了过来,有些犹豫地道:“浊气已入三昧,恐怕,救不活了,况且即使活下来了,浊气已侵入他三昧,将来说不定会……”

  两人见着师妹默然不语,陡地一惊,青衣男子急道:“师妹万万不可!师父说你有一重劫数将至,若在此时大耗仙元的话,只怕……”

  话未说完,只见碧衣女子已然凝起仙元,两指一并,往婴孩眉心上点了去,两人暗地里一惊,待要再说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要将婴孩体内浊气除尽,只能以仙元引出,还要再替婴孩续命,也只能以仙元换取命元,他们知晓,以师妹的道行,要令一人起死回生并不难,但此刻要救这婴孩,却是比救万人更难!

  终于,待婴孩体内浊气尽去,旁边两人终于松了口气,这婴孩性命暂时得保,只是师妹今日损耗过大,不知多久才能恢复元气。

  青衣男子轻叹了声气,走上前看着她怀里已经安然熟睡的男婴,师妹今日救下这男婴,结此因果,日后恐多半会生有羁绊,这婴孩,莫不便是师妹的最后一重尘世之劫么……

  风轻轻吹过,碧衣女子看着怀中男婴,她如今已是玄青七尊之一,向来看淡凡人生死,也不知今日为何要执意救下这个婴孩。

  就在三人沉默之际,西北方忽然阴风大作,一股血腥席卷四野而来,青衣男子和红裳女子俱是一惊:“什么人!”

  话未落,只见一道百丈血雾横空掠来,刹那间,整个古村阴风大作,半空中血雾笼罩,犹似百鬼呼啸,凄厉尖锐之声不绝于耳,听来直教人头皮发麻。

  眼见那血雾越逼越近,青衣男子和红裳女子连忙祭出法宝,向其打去,然而却听“砰”的一声,两件法宝竟被齐齐震了回来,反倒令他二人不断往后退去,一时半刻竟连脚步也站不稳。

  “哈哈哈哈……玄青道法,徒有其名!”

  一阵尖锐刺耳的笑声自那血雾中传来,青衣男子和红裳女子皆是心神一震,来者道行不浅,恐非一般魔头!

  “妖孽,还不现形!”

  碧衣女子眼神一冷,左手抱着婴孩,右手凝指一划,一道百丈碧芒倏出,轰隆一声,撼动四野,立时便将那半空中的浓浓血雾震散了。

  待血雾散去,只见低空中现出一人来,那人白发披肩,双眼血红,身上血腥之气极重,青衣男子和红裳女子立时齐声惊呼:“九阴血魔!”

  “哈哈!”

  九阴血魔仰头一笑,目光却独独落在碧衣女子身上,阴森森笑道:“百年不见,妙音仙子,你道行见长啊……”

  妙音仙子两道眼神冷若冰霜,冷冷地道:“笑苍天,你今日来我玄青山下,莫不是自投罗网而来?”

  九阴血魔大笑:“你以为本座想来?本座是……”

  瞧他此时的样子,似乎正在被人追杀,故而误入玄青地界,不过以此魔的道行,人人避之不及,谁有那本事追杀于他?只怕事有蹊跷!

  凌音眼神冰冷,更不多言,凝指一划,一道百丈青芒剑气发出,刹那间风云惊变,九阴血魔陡地一惊,连忙运转魔功,浓浓血雾,立时笼罩茫茫四野,半空中阴风大作,有如万鬼呼啸一般,凄厉之声不绝于耳。

  “师妹当心!”

  青衣男子担心师妹方才为救男婴损耗过大,此时接连运功只恐有损道行,然而不待他话音落下,妙音仙子已瞬间化作一道碧芒朝九阴血魔冲了去,两人斗在一起,便似一红一碧两道璀璨的光芒交织在半空中。

  堪堪半柱香后,九阴血魔终是不敌,沉声一喝:“是你逼我!”话末不顾自身反噬,又再次运转起了九重魔功,一下便将青衣男子和红裳女子震飞了出去。

  “孽障。”

  妙音仙子眼神一冷,话未落全身已被百丈青光笼罩,两指一并,一道寒冷碧芒凝于指尖,宛若剑锋一般,瞬间朝九阴血魔点了去,这一下有如雷霆万钧,势不可挡!

  “糟了……”

  九阴血魔凛然大惊,他体内反噬已至,想要闪避再也不及,“砰”的一声,这一指正中他眉心,立时令他浑身一震,鲜血夺口而出,整个人往后倒飞了出去。

  “啊——”

  九阴血魔被“三十三重玄天指”正中眉心,立时变得更加癫狂了,两道鲜血从他眼中流出,模样变得可怕至极,妙音仙子待要追击,却被他血雾一震,硬生生给震退了回去。

  “凌音!你这一指,他日我必十倍奉还!啊——”

  九阴血魔状若癫狂,话音甫落,陡然化作一道血雾往东北方向逃去了。

  “师妹,你怎样?”

  红裳女子连忙跑了过来,担心师妹之前损耗过大,现在又遭九阴血魔临死反扑,只怕有些不妙。

  “没事。”

  妙音仙子摇了摇头,原来她却是玄青七尊之一的“瑶光尊上”凌音,一身修为早已超凡入圣,人称妙音仙子,而另外两人,则是她昔日的师姐眉间意,和师兄江南柳,修为却是远不如她。

  “等等,笑苍天去的方向是……糟了!”

  凌音望着血魔遁逃的方向,脸色微微一变,立时追了上去,然而刚追出十余里,口中却忽然发出一声闷哼,江南柳见她脸色有异,问道:“怎么了?”

  “没事……快追。”

  三人追到玄青后山下面,其时夜幕将至,四下里茫茫一片,眉间意怔怔道:“那魔头,难道跑进这里面去了?”

  凌音双眉微锁,本来她是不想惊动另外几位尊上的,但眼下事关重大,也只好向山上传回神念,不到片刻,只见山上几道金芒映照下来,立时以禁制大阵封锁了整座玄青后山。

  天色又昏暗了几分,凌音凝神不语,笑苍天绝不会无缘无故闯入玄青地界,今日之事必有蹊跷,只能回头与另外几位尊上再作商议了。

  三人沉默了许久,眉间意又向师妹怀中熟睡的男婴看了去:“那师妹,这婴孩你打算……总不可能带回山上吧?”

  凌音看着怀中沉睡的婴孩,渐渐又陷入了凝思,眉间意见她不语,急道:“师父说过你有一重劫数将至,今日救下这孩子一命,便已是牵动了尘世因果,你应最是明白,我等修仙之人,必须了结一切尘世因果,否则……”

  “我知道。”

  凌音眼神平静,缓缓道:“稍后我将他送至宁村,让芜娘抚养他长大,这一世,他便不会与我有任何关系。”

  听闻此言,两人才总算安下心来,凌音又看向二人:“天色已晚,你们先回去吧,笑苍天一事,暂时不必张扬。”说罢,衣袖一拂,化作一道碧光往宁村的方向去了。

  宁村就在玄青山山脚下,距离此处不算远,凌音抵达时,已是夜幕轻垂。

  村中居住着百来户人家,这个时候均已早早入息,凌音悄步一座院内,只见院中坐落着两间小土屋,其中一间已经熄灯,另一间还点着烛火。

  来到屋前,凌音轻轻扣了两下门,屋中妇人见有人来访,立时放下手中活计过来开门,待看清来者竟是玄青门的瑶光尊上后,整个人都愣住了:“凌音上仙……”

  “嘘。”

  凌音打了个噤声手势,二人进到屋中,芜娘甚是惶惶,十年前她曾与这位瑶光尊上有过一面之缘,今日何事,竟引得堂堂玄青门的尊上亲自来这小村?

  “这孩子是……”

  这时,芜娘才注意到她手中抱着的婴孩,凌音便将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了,芜娘听完之后甚是欢喜,连忙从她手里接过孩子,抱在手中,竟是再也不舍放下。

  凌音见她此刻模样,心里不禁叹了声气,过了许久,芜娘才又抬起头来,殷殷切切看着她:“那尊上……可有替这孩子起名?”

  凌音想了想,又向外面夜幕笼罩的一片萧瑟之景看了看,许久才道:“那便姓萧吧,字……就叫一尘。”

  “一尘……一尘,好,好!”

  芜娘紧紧抱着手里的婴孩,心里想着,也不知这孩子哪世修来的福分,竟得瑶光尊上起名,若让外人得知他的名字是由瑶光尊上所起,光是一个名字,日后便足以让世人敬仰了,只是这件事,恐怕不能让外人知晓。

  凌音又道:“芜娘,这件事只有你知,不可让他人知晓,往后待他长大,也勿要对他提起,就让他在这尘世里……好好度过一生吧。”

  芜娘微微一愣,仍是不断点头:“好,好……”

  “恩。”凌音微微点头,最后又从婴孩颈上,将那枚看上去有些诡异的血玉摘了下来,收入衣袖里,临走前又道:“对了,还有件事,近来后山常有凶兽出没,明日白天,你告诉村里的人尽量不要再去那边了。”说完,去到外面,一道剑光,顷刻间消失在了云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