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八十八章 不信任

作品:威武不能娶|作者:玖拾陆|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9-23 23:07:50|下载:威武不能娶TXT下载
  轰隆隆雷鸣。

  顾云锦惊醒了,人还困倦着,闭着眼睛呢喃了几声。

  蒋慕渊半睡半醒着,见她睡得不安稳,下意识地伸出手来,越过她身子,轻轻顺着她的背。

  原该就此再睡过去,却不想,外头突然传来了拍门声,又急又重,把雨声都盖过去了。

  蒋慕渊拧眉,一边轻声安抚着顾云锦,一面起身。

  守夜的抚冬已经开了门,湿漉漉的风直直吹进来,把她那点儿瞌睡吹得一干二净,她压着声问敲门的婆子:“大半夜的,妈妈这是怎么了?”

  那婆子连蓑衣都是匆忙系上的,湿了大半身,急急道:“听风让我来请小公爷的,说圣上急召。”

  “这个时辰?”抚冬讶异。

  大雨之中,她无法准确判断时辰,但估摸着是四更天。

  婆子颔首:“是,半刻都等不得,姑娘赶紧去唤小公爷,宫里催得太急了。”

  抚冬应了声,刚要往里去,就见次间里的灯被点上了。

  罩着厚厚的罩子,能看清屋里状况,却丝毫不刺眼。

  蒋慕渊听见有人拍门,心里隐隐有些猜测,问了抚冬一声,确定是宫中传召,他便快速地收拾衣衫。

  内室里,顾云锦揉着眼睛起身寻了出来,见蒋慕渊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她一个激灵:“要入宫去?”

  蒋慕渊轻笑了声:“你继续睡。”

  顾云锦道:“原是困的,突然来这么一下,有点儿睡不着了。”

  何谓“这么一下”,抚冬不明白,蒋慕渊和顾云锦都清楚。

  若非军务大事,圣上断不会如此,必然是军报抵京了。

  要是个好消息,也不可能四更天急着召蒋慕渊,军报上写着的恐不是什么好事。

  要么是蜀地造反,要么是南陵受挫……

  若是还有其他,那,更睡不着了。

  蒋慕渊也不勉强她,道:“真不想睡也无妨,先披件外衣,今儿雨大,夜里凉。”

  顾云锦从善如流,她不会在这些小事儿上让蒋慕渊挂心,从抚冬手里接过外衣,顺手就披上了:“你只管进宫去,莫担心我。”

  眼下不是细致说话的时候,蒋慕渊快速捏了捏顾云锦的手心,转身往外头去。

  大雨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

  听风已然都准备好了,蒋慕渊牵过缰绳翻身上马,赶到宫门口,正好遇上孙祈与孙睿。

  蒋慕渊的脸上沾了雨水,孙祈也没有好到哪儿去,看着颇为狼狈,孙睿坐轿子来的,可一下了轿,没一会儿,也叫雨水打湿了。

  孙睿看着心情颇糟,绷着脸往御书房走。

  孙祈此刻也懒得计较什么规矩、礼数,大半夜被催着进京,他自个儿都恨不得只拿眼神解决事儿,孙睿不想说话也不稀奇。

  他看着孙睿大步流星地赶,自己落后了些,等孙睿先过了前头拐角,孙祈才拉住了蒋慕渊。

  “阿渊,父皇此刻召见,你心里可有底?”孙祈低声问着,“是不是与肃宁伯督军有关?他去的真是南陵?”

  要不是因为此事紧要,孙祈都懒得说话,但他没办法,不弄清楚这些,进了御书房,他云里雾里的,这不是等着圣上发火嘛。

  先前肃宁伯突然奉旨领兵,明面上看着很有一番道理,可孙祈毕竟日日在文英殿中,从兵部、户部的应对里,多多少少感觉到圣上此举可能不是冲着孙璧去的。

  孙祈与几位幕僚猜测过些状况,各种想法都有,却不敢盖棺定论。

  蒋慕渊一面走,一面道:“我也不知道今儿为何急召,但肃宁伯那里,他防得不是孙璧。”

  这话只点了一半,孙祈倒也听明白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湿漉漉的,刺得他牙齿痛。

  “真冲着镇南将军去的?”孙祈道,“如此要事,为何连我都瞒着?”

  蒋慕渊答道:“不止瞒着几位殿下,各处能瞒着的都瞒下了。

  圣上考量周全,乔靖若真有反心,京中必然还有他的钉子,如此借口,声东击西,不让乔靖知道朝廷已经有了防备,能骗几天就几天。

  若是想错了,蜀地并无丝毫反叛念头,此举也不会凉了蜀地上下的心。

  兹事体大,不敢有半点儿闪失,殿下莫往心里去。”

  孙祈紧紧抿着唇,他知道蒋慕渊说的都有道理,可知道归知道,不往心里去是不可能的。

  明明他是长子,他在文英殿里处理政务,可他的父皇还是没有完全信任他……

  御书房已经出现在视线里,此刻也不是纠结的时候,孙祈只能把那些念头压下去。

  他整理了心绪,低声道:“难怪,难怪阿渊你那天告诉我,乔蕴的死绝不是什么好事儿,我还是想简单了,不及你看得明白。”

  孙祈不怕蒋慕渊比自己想得深,他怕他那几个亲弟弟想得比他远。

  他不知道肃宁伯真正的去处,那孙宣呢?孙睿呢?

  蒋慕渊似是看穿了孙祈的心思,在走上台阶前,压着声儿道:“三殿下知道。”

  孙祈的心一惊,落脚时没有留神,溅起了水花。

  突如其来的闪电照亮了大半个皇城,很快,巨大的轰鸣声在耳边炸开。

  孙祈抬头看着孙睿的背影,眼神阴鸷。

  念了无数遍的“来日方长”,在这一刻,全散了,只余下被雷雨浇透的心。

  圣上的不信任,孙睿的一骑绝尘,全部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连呼吸都是冰冷冰冷的。

  孙骆、孙宣、孙禛都还不曾在开府,尚住在宫中,他们三人已经到了,孙淼比蒋慕渊几人略迟了些,落在最后头的是兵部、户部官员。

  刘尚书年纪大了,大半夜折腾,受了些寒气,不住咳嗽着。

  韩公公领了众人进去,依圣上的意思,念了肃宁伯快马加鞭送进京城的军报。

  四月二十二日,乔靖麾下副将霍籍率骑兵夜袭金州,被驻军阻拦退回,肃宁伯已紧急重新排布中原与两湖兵力,以防反军进犯。

  蒋慕渊暗暗看了圣上一眼,只觉得圣上十分疲惫,精神比刘尚书看着都糟。

  按说蜀地状况,圣上心里有数,军情也在意料之中,为何状态如此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