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九十三章 父母心

作品:威武不能娶|作者:玖拾陆|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9-28 16:14:05|下载:威武不能娶TXT下载
  顾云锦着实精神不济。

  这一世,她的身体其实比从前好了太多了。

  前世的她,二十岁出头就成了个病秧子,其中原因不少,顾云锦久病虽不没有成医,但这辈子听了乌太医不少话,也渐渐明白了“郁结不散”是很重要的一环。

  情绪不佳,憋着一股子气,她又没有好好锻炼过身子,渐渐就成了那样子。

  后来去了岭北,糟心事儿是少了,但那儿的气候不利于她恢复,也确实没有好大夫仔细调养。

  今生,顾云锦自个儿要强,体质自然康健许多,只是肚子里怀着一个,拖累了不少。

  可这种拖累,甘之如饴。

  西林胡同那儿,吴氏带着催生包,抱着盛哥儿来看她。

  盛哥儿快两周岁了,顾家那一群孩子里,他年纪最小,丰哥儿他们哥几个闹腾还带不上他,有那几个调皮的在前头比较,盛哥儿反倒显得文气极了。

  “也就是现在,”吴氏把儿子放在罗汉床上,笑呵呵与顾云锦道,“再过两年,一样是个小霸王,你是没瞧见,那群臭小子闹起来,连隶哥儿都能滚得一身泥。”

  顾云锦乐不可支,要她说,隶哥儿便是在泥里滚两圈,那也是最好看的泥童子。

  吴氏说了会儿孩子趣事,又问:“我生盛哥儿的时候,没有吓着你吧?”

  顾云锦微怔。

  “别怕,”吴氏又道,“你别光听我喊得凶,我能喊说明我有力气,听稳婆的吸气呼气,就那么一回事儿。”

  顾云锦莞尔。

  女人生孩子都是鬼门关,她知道吴氏在安抚她。

  “没怕呢,我现在就盼着这小东西赶紧出来,我狠狠亲他两下,叫他整日儿踢我。”顾云锦道。

  吴氏笑个不停,把自个儿儿子抱过来,道:“我先把盛哥儿借你?你使劲儿亲。”

  顾云锦也不跟他客气,搂着心肝侄儿重重亲了一口。

  盛哥儿乐得哈哈笑,抱着顾云锦的脖子回了她半脸口水。

  姑嫂两人逗了好一阵,外头来传,说长公主歇午觉起来了,想抱盛哥儿过去。

  吴氏自是答应,跟顾云锦一道起身去了。

  盛哥儿正是讨喜时候,长公主抱在怀里就舍不得松手,问了孩子日常不少事儿,又道:“我向来爱热闹,偏府里静悄悄的,我想含饴弄孙、孙儿还要一个月才来。

  你莫要顾忌什么规矩、时令,我盼着你们三五不时地就带孩子们过来。”

  吴氏笑着道:“原先我们四房独独在京里时,也空落落的,后来孩子们都进京了才算热闹起来,您不嫌弃他们吵,我下回带他们过来。”

  话听着客套,但吴氏和顾云锦都知道,长公主是真心实意地喜欢孩子。

  长公主只得了蒋慕渊这么一个儿子,好在还有寿安在跟前,可孩子们都有长大的一日,再也不是小团子了。

  蒋氏族中不与国公府一道生活,长公主的身份搁在这儿,亦不能对孙仕、孙栩太过偏爱,蒋慕渊宠孙栩也就罢了,长公主再经常逗孙栩,那真不合适,因而她只能长着脖子盼亲孙儿。

  好在,快等到了。

  待时辰差不多了,长公主才万般不舍地把盛哥儿送还给吴氏。

  吴氏起身告辞,不肯叫顾云锦送她,只让念夏陪着。

  行到二门上,趁着没有外人,吴氏低声问念夏道:“稳婆有没有瞧过,是哥儿还是姐儿?”

  念夏摇了摇头:“稳婆没说,说了也不见得准。”

  话虽如此,但吴氏还是盼着顾云锦能生个儿子。

  当然,生个姐儿,蒋家上上下下也会无比喜欢,把小姑娘宠到天上去,就如吴氏自己,她若生的是个姑娘,顾云齐一样乐得走路撞柱子。

  可就是因为太像了,吴氏才会知道孕妇在其中的压力——不是来自丈夫、婆母的,而是自个儿跟自个儿较劲。

  宁国公府只蒋慕渊一人,顾家四房的男丁亦只有顾云齐一个。

  谁不盼着人丁兴旺呢?

  若不然,田老太太当时也不会给四房续上的这个孩子取“盛”字了。

  吴氏与顾云锦亲近,打心眼里盼着她能平顺、高兴,不管是旁人的还是自己内心的,一丁点压力都不要承受。

  “我就问问你,你千万别跟云锦说,”吴氏交代念夏道,“我都紧张,明明我自个儿临盆的时候都没有那么慌。”

  念夏笑着点头。

  只是,哪怕吴氏不说,长公主和蒋慕渊都闭口不提,顾云锦还是会与自己较劲的。

  不止操心是哥儿姐儿,还时不时琢磨孩子聪明吗、健康吗,白天觉得她跟蒋慕渊的孩子必然会是天下最最好的,夜里又担心他体质不强不足以继承蒋慕渊那一身武艺。

  顾云锦笑话蒋慕渊每时每刻瞎操心,其实她自己一点也没好到哪里去。

  大抵,这就是父母心,从孩子还没落地,一路操心到他成亲生子还放不开手。

  顾云锦倒也不瞒着蒋慕渊,两个新手父母互相笑话一通,正是有这么一个一样焦急、期盼的人陪着,心里的慌乱只冒了个小芽芽,却没有一路疯长。

  最后的这些日子,在顾云锦复杂的心情里飞快过去,几个嬷嬷看了,她临盆就是这几天了。

  产房早就布置妥当了,随时都可以用上,助顾云锦生产的嬷嬷都是宫里的老人,很有经验,其中一圆脸的邓嬷嬷当年还接生了蒋慕渊,她开朗健谈,与顾云锦说了不少小公爷落地时的趣事。

  六月的天亮得早。

  夫妻两人都习惯了出晨功,时辰一到,也就醒了。

  顾云锦当然挥不了拳、也踢不得腿,就慢悠悠地在廊下走动几圈,简单活动活动身子。

  蒋慕渊练完了,看着时辰要往宫里去。

  顾云锦送他到院子外,两人正告别,蒋慕渊就见顾云锦的眉头皱紧了。

  几乎是难以抑制地,顾云锦整个人往地上缩。

  蒋慕渊眼疾手快,一把将人捞进怀里,架着她,给她当支撑。

  顾云锦也想站直了,可她肚子坠得厉害,浑身骨头跟被抽了似的使不上劲儿,额头靠在蒋慕渊肩膀上喘气。

  一边喘,顾云锦一边想,也不知道小娃儿哪里来的力气,这一下够痛的。

  这么不心疼她,等出来了,她要先打两下再亲。

  轻轻地打,重重地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