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百九十七章 偏心

作品:威武不能娶|作者:玖拾陆|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10-01 00:04:39|下载:威武不能娶TXT下载
  翌日,不到天明,蒋慕渊就在自家儿子清亮的哭声里睁开了眼睛。

  他昨夜几乎没有怎么睡。

  身边少了那么一个人,明知道顾云锦就宿在东厢房,蒋慕渊还是很不习惯。

  这样的不习惯,还要持续一个月。

  倒不是府里讲究,将门儿女,蒋慕渊在战场上染过一身血,又怎么会不适应血腥气?也不至于被吉利、污秽之类的所谓规矩所束缚。

  他是很想陪着顾云锦的。

  可钟嬷嬷与蒋慕渊说了一刻钟的道理。

  六月的夜里都是热的,顾云锦坐月子,只隔着帘子远远放冰盆,根本挪不到近前。

  一个人歇着已经是一身汗了,再添个火气旺的蒋慕渊,这还怎么睡安生?

  蒋慕渊不怕自个儿一身汗,他担心顾云锦不舒服,月子里本就黏黏糊糊的,再添那么多汗,腻都腻死了。

  产妇坐月子是大事儿,蒋慕渊要为顾云锦考虑,想明白了,自然也就应下了。

  可道理归道理,睡不着归睡不着。

  初为人父的欢喜缠绕着他,让蒋慕渊一闭上眼睛都是那小小的人儿。

  他对着书案渡过了大半夜,一张纸、一支笔,描绘着那一大一小、他心尖上的人。

  他甚至不停地想,那年中秋,顾云锦描绘琼宫时的心情,是不是与他一样。

  转念又想,必然是不一样的,她彼时压根没有开窍呢。

  画了大半宿,睡了小一会儿,儿子一哭,就醒了。

  蒋慕渊丝毫不困,精神亢奋极了,他起身擦了把脸,出了正屋。

  院子里,当值的嬷嬷、丫鬟们已经在忙碌了。

  蒋慕渊练了晨功,见念夏从东厢房出来,他赶忙问:“夫人醒了吗?”

  念夏道:“夫人还睡着,哥儿倒是醒过,吃了奶,又睡了。”

  蒋慕渊心里有数了,他念着母子两个,又怕吵着他们,只轻手轻脚进去看了会儿,再退出来。

  今儿大朝会,蒋慕渊卡着时辰进了朝房。

  宁国公府昨日就往姻亲府里报信了,加之昨儿文英殿里的状况,所有人都知道小公爷晋升当了父亲,得了个大胖小子。

  一时间,众人纷纷拱手贺喜。

  待下了朝,有先前没有赶上说话的官员过来道贺,蒋慕渊笑着应了,正说着话,韩公公就使人来请他了。

  蒋慕渊没有耽搁,直直往御书房去,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眉梢眼角全是春风得意。

  圣上一抬眼就看到了,他挑了挑眉:“各个都说你沉稳不似少年郎,结果,别人当了父亲是长进,你当了父亲是倒退,叫朕看,你十二三岁时都比现在稳当!”

  这一盆冷水泼下来,根本没有影响蒋慕渊的心情。

  他的欢喜是真的,他的不沉稳,亦是他想表达的。

  蒋慕渊支着腮帮子,笑道:“舅舅,我以为在我三五不时夸我媳妇儿的时候,您就已经不觉得我沉稳了,您前回还说我借着骂给事中的机会,一个劲儿夸媳妇儿呢。”

  “出息!”圣上哼了声,“朕是在夸你吗?你昨儿二话不说直接就从文英殿跑了,要不是你媳妇儿生了,朕要好好与你说道说道规矩。”

  蒋慕渊道:“要不是云锦生了,我也不能从文英殿跑了呀。”

  圣上只能瞪了他两眼:“罢了,朕也不至于为这么点儿事情罚你。

  朕知道你们夫妻和睦,你头一回当爹,这些时日必然会为妻儿分心,你自己谨慎些,该办的公事办妥当,不出错就行了。

  你一会儿先去慈心宫,皇太后那儿还记挂着呢。”

  蒋慕渊应了,与圣上说了几句公事,脸上的笑容也还没有压下去。

  圣上刚要示意他退下,见他眼中笑意,又说了句:“你那欢喜劲儿,都没眼看了。”

  蒋慕渊笑容更盛,道:“我最最心爱的女人给我生了头一个儿子,天下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儿了。

  舅舅,您是过来人,您肯定懂这感觉,当年贵妃娘娘给您生三殿下时,您也高兴极了吧?”

  这话来的突然,圣上也没有想到蒋慕渊会把话题这么绕回来,微微有些怔神,而后,他才又笑了起来。

  “是啊,高兴极了,虽然不是头一回当父亲,但还是欢喜得连做梦都是睿儿。”圣上道。

  蒋慕渊依旧笑着,笑容如常,笑意把他眼底的探究掩盖起来。

  直到退出御书房,蒋慕渊还在琢磨圣上的反应。

  他至今不懂圣上为何偏向孙禛,虽然今生的孙睿各种胡乱行事,但不得不说,前世的孙睿是个合格的继承人。

  除非孙睿在背地里的行事让圣上彻彻底底地不满意了,否则不该是那么一个结局。

  可偏偏,蒋慕渊思来想去,愣是没有从前世记忆里翻出来一条能置孙睿于死地的罪状。

  刚刚也是话赶话的,叫蒋慕渊寻了个机会,试探着问了一句。

  可惜,圣上城府太深,虽有一瞬愣神,但之后的反应一切如常。

  蒋慕渊去见了皇太后,与她细细说了顾云锦和孩子的状况。

  皇太后高兴,自是少不得叮嘱一番,末了,道:“皇家也有皇家的不好,若是普通人家老太太,外孙媳妇儿生了孩子,洗三那天就能欢欢喜喜登门去抱曾外孙儿了,哪里像哀家,只能长着脖子等着,等云锦丫头出了月子,再把哥儿抱来给哀家看两眼。这天天盼着,急死人了。”

  蒋慕渊笑道:“我也等着呢,等着散朝了回去抱儿子。”

  皇太后笑骂道:“瞧瞧你这得意劲儿!”

  “刚在御书房,舅舅也这么说我,”蒋慕渊笑着把话题拉回来,“我说他必然能体会我心情……”

  皇太后道:“他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做父母的都一样,便是一个爹娘生的,都还有个偏向,何况不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睿儿出生时,圣上高兴极了,有好些日子连觉都舍不得睡,空下来就看着睿儿。天子也好、百姓也罢,都是父母心。”

  蒋慕渊应道:“您说得是,我已经体会到了,昨儿也有半宿睡不着,干脆给哥儿画像。”

  “这会儿画什么!”皇太后大笑,“五官都没有长开,就是个猴儿!”

  蒋慕渊摇着头,道:“那也是天下最俊的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