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一十章 笼络

作品:南明工业设计师|作者:米酿|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0-13 16:37:20|下载:南明工业设计师TXT下载
  “香山县靖海堡防守官秦昭,以私产为国养兵一千,以冲天火箭杀敌,炸出无数天雷怒火,剿杀贼兵无数。臣循火箭爆炸处焦黑地面细查,记秦昭在嘉鱼县南击杀一百零七名闯逆马军,又在在夔龙关击杀闯贼老贼一千二百三十七人,阵斩闯军大将刘宗敏。又在西凉湖西岸的决战中击杀老贼一千一百六十八人。合计杀敌二千五百一十二人。“

  读到这一条,朱由崧停顿了几秒。

  “防守官,秦昭……“

  “朕怎么觉得这个名字这么熟悉?”

  马士英看到这里,已经是眼睛发亮,大声说道:“圣上!这秦昭正是你去岁圣旨特封的千户官啊?圣上记得否,便是那个剿灭乡匪一只虎的秦昭。“

  朱由崧眼睛一亮,说道:“朕想起来了,是朕亲自封的防守官。“顿了顿,他又说道:“怎么他一个防守官养一千兵马?就算有一千兵马,又怎能擒斩两千五百闯逆老贼?“

  “是不是写错了?“

  “袁继咸是个老成细心的性子,他交上来的塘报少说自己也看过十遍,错不了!“马士英大声说道:“圣上!秦昭只有一千兵马,又只是一个防守官,这塘报上面的数字必然是少写的。他在塘报上写了两千五百擒斩,实际上恐怕有五千以上的缴获,就是八千、九千也是有可能的。“

  朱由崧听得瞠目结舌,问道:“秦昭的兵马竟如此威武?“

  马士英大声说道:“这是天子垂坐的无上天威使然!前番党人依赖的左良玉不战而逃,天下人耻笑。今番天子御封的防守官大杀八方,试想天下人会如何看圣天子?怎么看清流党人?“

  朱由崧听马士英说到这里,笑了起来。

  “马士英,你说的有理!“

  朱由崧又翻了翻塘报,笑道:“袁继咸抬举他哩,为他求连升三级,原地升迁做操守官。“

  马士英笑道:“袁继咸这是死马当活马医,只能笼络他了。却不知道这秦昭的千户是圣上御封的,这秦昭无论如何都是天子的人!“

  朱由崧大声说道:“朕御封的千户,岂能让袁继咸笼络过去?马士英,这武官一般一次可以升多少级?”

  马士英答道:“圣上,一次升三级本来是极致了。若功劳太大,一般是记功在案,以后三年大计时候再升迁。“

  朱由崧冷笑一声,说道:“让锦衣卫到湖广去传朕的旨意!“

  “在香山县靖海堡原址设靖海卫,朕一次连升秦昭四级,封秦昭为正三品卫‘指挥使’,拜守备官。传令香山县周围的各卫,每卫徙五百六十旗丁到靖海卫,为靖海卫凑够五千六百旗丁。“

  马士英笑着说道:“天子圣明,如此一来,秦昭一定对天子感激涕零。他日我等和东林党人争斗的时候,这秦昭麾下一千强兵一定是我们这边的。“

  朱由崧听到马士英的话,点了点头。他心情大好,整个人似乎精神起来了。他站起来在御座旁边走了几步,又朝下面的太监问道:“还有一封塘报是哪里的?“

  下面的太监说道:“回圣上,安庆巡抚魏良藻报,左良玉在九江待了不到十天,就指挥大军朝安庆过来了,说是到安庆筹集军粮。魏良藻没有兵马阻拦左良玉,发塘报向朝廷求援。“

  朱由崧听到这话,眼睛的瞳孔猛地变大了。

  “高起潜,拿地图来!“

  一个老太监小跑到旁边一间宫室里,抱着一张大地图跑了回来,把地图摊到了主殿的地面上。

  朱由崧指着地图上,说道:“从九江下安庆,再顺江东下。“

  他猛地眼睛一瞪,喝道:“左良玉这是要攻南京!“

  马士英顿时慌张起来,说道:“如今鞑清南攻甚猛,江北四镇危如悬卵。这等时候,左良玉竟掀起内战,要攻南京。“

  朱由崧只觉得眼前的视野突然模糊起来,他再也保持不了站立的姿势,无力地坐在了御座上。

  “这等时候,左良玉造反!“

  马士英猛地用拳击打左手,说道:“这左良玉肯定是朝堂上的东林党人唤来的。“

  高起潜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东林党终究还是造反了。“

  朱由崧抱着头瘫在御座上,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马士英赶紧上去说道:“圣天子,此时招黄得功守板机城,还能挡得住左良玉!“

  朱由崧苦笑道:“调黄得功西上守左良玉,那江北谁防鞑子?“

  马士英拱手说道:“圣上,让朝廷落入左良玉手里,那恐怕是死无葬身之地,党人不知道要怎样污蔑圣天子。若是落入鞑清手里,无外乎一刀两断罢了。“

  “圣天子不见先帝被党人把控,最后灭门无后的惨状么?“

  朱由崧听到这话,沉默了好久。

  许久,他才无力地说道:“调黄得功守板机城。“

  ……

  四月二十五,秦昭的大军走在湖广衡州府的北面。

  秦昭的队伍比来的时候壮大了许多,因为战利品实在是太多了。不光是当初来时的一千独轮车民夫全部随军南归,独轮车里堆满货物,秦昭还另外雇佣了三千嘉鱼县的民夫,用各式板车拖拉战利品。

  各式各样的盔甲十分沉重,压在各式货车上,队伍也走不快。毕竟这个时代的普通货车都没有装轴承,走起来摩擦力很大。秦昭一天走四十多里,走了一个月才走到衡州府。

  这一天,秦昭正在一个官道旁的驿站歇脚。

  那驿站的驿卒们看到浩浩荡荡的几千人马压了过来,又看到秦昭的一千士卒人人披锁子甲,甚至披鱼鳞甲,心生畏惧,跑得没影了。

  走的时候带走了驿站值钱的东西和马匹,怕大兵抢劫。

  秦宁进驿站里反复寻找,才找到一副烧水用的水壶,一套破旧的茶具,还有一盒陈年的老茶叶。秦宁嘿嘿笑了几声,扔了五十个铜钱在放茶叶的地方,就去驿站后面的水井里打水烧茶了。

  没多久,秦昭就喝上了味道不是太好的老茶。

  秦宁凑到了秦昭身边,喝了一口茶,说道:“千户爷,你知道不知道,左良玉公开造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