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一百一十二章 旗丁

作品:南明工业设计师|作者:米酿|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0-14 17:02:01|下载:南明工业设计师TXT下载
  “守备是多大的官啊?“

  “蠢货!守备一般是一个卫所的指挥使,麾下光军户就有几千户。“

  “还不如知县大?“

  “你倒是机灵!守备手上有兵,县令有么?“

  有人大声喊道:“守备爷升官了,是不是那三个举人的地租更要降低一些了?“

  众人听到这话,哈哈大笑,都骂说话的人贼机灵。

  不少村民端着米酒和淡水上来,给凯旋归来的士兵们解渴。

  过了一会,浩浩荡荡的战利品队伍就过来了。

  秦家村的村民们都看傻眼了。只见辎重车一过来,就到处只看到白花花的一片。战利品都被仔细擦拭过,不管是白色的锁子甲,还是白色的鱼鳞甲,山文甲还是腰刀、长刀,全是白花花的。这是多少盔甲武器啊?居然足足用了四千名民壮才能一次运过来!

  秦家村的人也知道,战场上的战利品是属于杀敌者的。

  那也就是说,这满满四千大车的战利品,意味着秦昭的兵马击杀了几千上万人?所以才抢来了这么多铠甲武器?

  众人看着那些盔甲上的破损处,想象当时盔甲破损时候的鲜血横飞,一个个瞠目结舌。

  秦昭真的是杀神啊,这次出征杀了多少贼人?

  赵良策压着战利品的队伍穿过迎接的村民,便有人大声问道:“赵大个!守备爷这次击杀了多少贼人?“

  赵良策笑了笑,答道:“一万少一些吧!“

  “真一万啊!“

  问话那个人顿时有些腿软,颤颤悠悠地在人群里有些站不住了。

  近一万条性命啊,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被守备爷击杀了。守备爷带着练了四个月的新兵上战场,就立下这样可怕的功劳。

  这真的是秦家村那个呆呆傻傻的秦昭么?

  又有人问后面骑马上来的秦正。

  “秦正!这次守备爷麾下死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

  秦正仔细思考了一会,答道:“有两个行军时候扭到脚了!“

  听到秦正的话,众人又齐齐吸了一口凉气。

  秦正是本分性子,绝对不骗人的。秦正说没伤,就一个没伤。

  这也太骇人了。

  秦家村什么时候养出秦昭这样可怕的妖孽?这是用了什么天人手段,才能己方一人不伤地击杀近万人。

  而且还是精锐闯逆老贼。

  很快,穿着正三品武官大红官袍的秦昭就骑马行了过来。

  秦昭的气质依旧是那副淡淡然的样子,宠辱不惊。

  看见秦昭身上的豹子补子,看到秦昭那后山更高的乌纱帽,靖海堡前面的秦家村村民们一个个都不敢站着,齐齐跪在了堡门前。

  秦昭的大马停在靖海堡堡门前,笑道:“乡亲们都起来吧!以后不要行这么大的礼。“

  村民们一个个站了起来。

  秦元昊的儿子秦威端着一碗米酒,小心翼翼地捧到眉毛的位置,走到秦昭马前说到:“昭哥哥!我自己酿的米酒,昭哥哥喝了解解渴!“

  秦昭看了看秦威,哈哈一笑。

  两年前,自己没有穿越的时候,秦威可是秦昭的铁杆玩伴。自己穿越以后事业一日千里,如今秦威还是一个蒙童,而秦昭已经是人人跪拜的指挥使了。

  他接过米酒一饮而尽。

  摸了摸秦威的天顶盖,秦昭笑道:“秦威懂事了。“

  秦威听到秦昭的话,脸上兴奋得红扑扑的,仿佛秦昭马上就要提拔他。

  秦昭看见了人群中的秦有理,拱手说道:“老账房!我不在这半年有什么事情?“

  秦有理走了过来,帮秦昭牵住战马,笑道:“村里和靖海堡都没什么事情哩,守备爷。你刚走的时候我十分担心,晚上睡不好。没忍住,就去见了一次四爷。四爷便大张旗鼓地来了秦家村一次,对村民们十分照顾,后来我就不担心了,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秦昭点了点头。

  自从烧了知府侄子的院门后,郑成功现在在广州凶名远传,他大摇大摆地照顾秦家村,料想一般的屑小不敢冒头。

  秦有理从怀里摸出一本账本,一边翻看一边和秦昭说道:“守备爷,这五个月沙发工坊产了一万五千七百多把椅子,其中三千一百把在广州城卖了,得利润二万二千两,分给郑四爷六千七百两,我们得一万五千三百两。又有一万二千六百把直接卖给了郑四爷的船队,得利润四万一千两。“

  “这五个月,仁厚秦家商号一共得了五万六千多两的利润。“

  秦有理舔了舔嘴唇,把账簿交给秦昭,说道:“守备爷,这是总账簿,你细细看一看。还有分账簿,以及靖海堡的账,我回头一起给您看。“

  秦昭点了点头,暗道这个老账房真是老实,一见到自己就和自己对账。自己一路风尘仆仆过来累得不行,现在哪有精力对账?

  想来这账簿事情交给秦有理,是不会有什么出入的。

  秦有理牵着秦昭的马进了靖海堡。

  秦昭一进堡,就看到各处挤着好多难民一样的百姓,一个个骨瘦如柴。一些房子上面修葺了一下,铺了些瓦,然后就有好多人挤在有限的屋子门口。显然,那些屋子里现在都是大通铺,里面挤了好多人居住。

  看见穿着大红官袍过来的秦昭,那些人吓得纷纷跪倒在地上,给秦昭磕头。

  秦昭想了想,问道:“秦有理,莫非这是各卫徙过来的旗丁?“

  秦有理答道:“没错!守备爷,这就是各卫奉圣旨迁过来的‘旗丁’。但是各卫耍滑头,都不把年轻力壮的旗丁迁来,专拣那些老的,瘦的,骨瘦嶙峋干不了体力活的军户,统统扔给了我们。现在我们账上有三千八百‘所谓’旗丁,又有壮女二千四百,老幼二千七百,合起来丁口有九千人,但是真正能干体力活的还不到一千五百人。“

  秦昭点头说道:“你给他们吃什么?“

  秦有理说道:“守备爷,说起来我就头疼,这当真是个无底洞。这些旗丁干不了体力活不说,还一个个都穷得揭不开锅。我修葺了一些房子给他们住,他们一个个千恩万谢的。我让人煮可以立住筷子的浓粥给他们吃,先保住他们的性命,一天要四十两银子。“

  “这半个月陆陆续续地来人,已经花了四百多两银子粥钱了。“

  秦昭笑了笑,说道:“明天起给他们吃管饱的白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