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众人在古家简单用过午餐就各自散去,古浩天欲安排两位师傅歇下,周侗却要去闻焕章的住处说话,他也只得随他们去了,心里却想着,得找一处雅静的地方给两位师傅建个院子,尤其是周师傅或许能让他安心留下。

  七间两层两进的院子,就今天上山的古家人来说,住得还是很宽松的。后院给古桢夫妇及一些女眷住,前院二楼古浩天及潘金莲住,两边厢房住一些用人,卞祥原也可以分房的,但他说自己就是古家的人死也不走,古浩天本把他当兄弟看的,也就不勉强了,马犟兄弟见卞祥不走也不肯出去,最后这几个家伙便冠冕堂皇的把前院一层给占了去。

  后院,古桢和李氏、卞氏坐在大堂里述话,春芽带着几个丫鬟在收拾房间,古浩天带着潘金莲进来。刚才人多嘴杂,他也不曾向父母禀报山上的情况,特别是自去沂水后一直未曾回去,很多事情古桢并不知情。

  一千多护卫队员,两千多民众,步、骑、水三军,五个办事的处,酿酒、渔牧等诸多产业,古浩天缓缓道来,古桢和李氏、卞氏听来为自己儿子骄傲的同时心情又很是沉重。便是李氏和卞氏两个女流之辈也清楚,万一有个不慎,梁山会给古家招来什么样的祸害。

  “儿啊,为娘没啥见识,如今你既是做到这般境地,只管放手去做,只是要谨慎一些,免得为娘担心。”李氏明白事到如今已是无法回头,干脆支持儿子放开去做。

  “没甚可怕的,俺也看到了,这茫茫水泊,就是官兵来了又能拿咱怎样。”卞氏到底是北地来的女子,性格也刚强一些。

  “浩天,我想今日之后你娘、二娘、英娘她们就在这山上住吧,此处山水绝佳,民风淳朴,也是宜居之处。”古桢却是想着后路了。

  “住下也未偿不可,也能了去儿子一桩顾虑,只是只此孤岛出行不便,且宅院未曾建好有些局促了。”

  “这又何妨,娘和二娘皆女流又能出得几次远门,这房子眼下是够了,日后再建好,只把家里人慢慢迁来就是,明后日俺与你二娘回去一次,把用着的物事收拾了带过来便可。”

  李氏为消除父子俩的顾虑,干脆定了下来,卞氏当然也无异议。

  “如此便委曲母亲、二娘了。”

  两位女人的通情达理,让古浩天心里非常感激。这边事了他便告辞退出,周师傅那儿还没单独禀报过呢。

  可是脚刚踩进前院,便听得一阵吵闹之声,只见春芽追打着潘金莲过来,潘金莲看着小官人过来,便拼命躲到他身后去。春芽无奈,狠狠的讲了一句,“死妮子,看你能躲到几时”自顾去了。原来前头潘金莲对春芽说,前院一楼未曾收拾,撺掇她去帮忙一下,春芽不明真相也就去了,不想却看到卞祥在里头,便明白上了潘金莲的恶当,才有了那番吵闹。

  看着身边这个脸上犹有恶作剧得逞神情的女孩子,古浩天心里却想着,后世那个作为荡妇代名词的潘金莲不会再有了,也许这就是他来这个世上做的第一件功德。

  正想着,只见马犟进来禀报,说是古柏回来了,在外头候着,古浩天想着必定是其外出采购今晚的酒宴材料回来了。

  “小官人俺昨日专门赶了趟浑州府,采购好多食材,想着山上反正要用,又自作主张买了诸多日常用品,如今都运到了山上,不知放置那儿妥当。”

  原来古柏昨日想着郓城毕竟县城物品不多,干脆却了趟浑州,又想来一次不易,索性把各种日用品都买齐了,只是不知安置于何处,见着古浩天出来赶紧过来禀报。

  “后山大路边上不是已经建好几座房子吗,且去看看,若合适便放在那处。”那些房子古浩天本来就打算用作经商的,便带着几人出去察看。

  路边那五座已经盖好的房子,就建在头领家属区外头道路的两侧。都是两层的房子,最大的一座大约有七、八间的样子,最小的也有三、四间大。恰好陶宗旺就在附近,古浩天派人把他叫过来,房子的使用还是得问行家合适。

  “禀小官人,这最大的一座原本就作为酒楼使用,大伙且看这里头的陈设都是按酒楼的用途建的。”

  陶宗旺领着大家进去观看,果然有大堂、雅间、柜台、厨房等等。

  “此处甚好,便作为梁山酒楼使用,今晚就于此设宴,权作开张酒。”

  古浩天当即定了下来。然后又把对面的一座房子定作了商铺,让古柏立即指派稳妥之人,下午马上开业,让百姓高兴高兴。

  古柏领了任务赶紧操办去了,古浩天才脱身去看两位师傅,闻焕章原住在前山酒作坊的管事房,本次搬迁古浩天本是请两位师傅一起住在古家,也好有个照应,但闻焕章不愿意也只得随他,后来在家属区给临时安排了一处专门的院子。他一边走一边想着,要尽早给两位师傅找几个僮仆,他甚至想闻师傅还没有四旬,最好给他找位师娘。

  “两位师傅,中午不曾歇息?”古浩天进了院子,看见两人正坐在那喝茶。

  “浩天过来了啊,且坐下喝杯茶。”闻焕章倒了茶,招呼着古浩天坐下。

  “正与闻师傅说你呢,看山上这架势,你是动真得了。”周侗品着茶,不愠不火的问道。

  “徒儿先前也曾向两位师傅禀过,所为一切均出于自保,若有一日汉家后裔真有劫难,徒儿必当竭尽全力、死而后已。”古浩天双手抱拳缓缓站起,但说话却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闻先生,这千余人手还是太少,且甲胄全无难称强军,人手可慢慢招募,甲胄须尽早设法。”周侗没有对古浩天表态,却对闻焕章说出这样一番话。

  “周兄所言甚是,甲胄也是我一直在思量的问题。”

  “老夫与京城禁军还有些关系,近日便进京一趟,看看能不能找一些门路买一些来。”

  “徒儿谢过师傅,听闻京师工匠处境甚是不堪,若是能找一些高明的工匠来,那是再好不过。”古浩天已明了两位师傅心意,便大胆说出自己想法。

  “你倒真以为师傅有恁大能耐啊,”周侗看了他一眼,“老夫且试试吧。”

  古浩天大喜,他知道周侗这种身份的人既应下了,必有办法,连忙再次大礼谢过。

  师徒三人边聊天边喝茶,其乐溶溶。却见卞祥匆匆赶来,禀报说杜迁回来了,还带着一个汉子正往后山过来,古浩天听了便告别两位师傅随卞祥出去迎接。

  正行至大道上,就见杜迁和一个汉子迎面过来。古浩天看那汉子大约一米七的身高,结实无比,黑红的脸上有点点的疤痕。

  “杜迁兄弟如何今日才回来,教人想念的紧。”古浩天上前一把握住杜迁双手,转身又看着那汉子,“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汤隆兄弟,这位便是俺日常所说的古浩天小官人。”杜迁指着古浩天对那汉子说。

  “莫非便时玉面孟尝古小官人。”汤隆扑身就要下拜。

  古浩天却一把把他扶住,那肯让他下拜,但心里却既惊讶又开心。在原轨迹里汤隆是戴宗、李逵接了公孙胜,离开蓟州二仙山九宫县,到了武冈镇时才稍带上山的,那好像是好几年后的事,怎么今日就让杜迁给碰上了。更高兴的是刚刚还托师傅去东京找工匠,想不到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杜迁立马给他带回来一个锻造军器大匠师。

  听杜迁介绍,汤隆延安府人氏,前些日到了沧州柴官人庄上,恰好他也在,两人谈的投机相见恨晚,杜迁见他一条好汉,便邀请其到梁山落脚,而汤隆正好在延安犯了事无处可去,两人一拍即合。

  “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处,倒是男儿立功建业的好去处,兄弟犯了何事流落到河北?”对汤隆的提前出现古浩天有些好奇。

  “父亲原是延安府知寨官,年前在任亡故,小人贪赌,杀了设局骗赌的恶人,闻柴官人之名流落到他处,本想若无去处便权寻个地方打铁度日,不曾想遇着了杜迁哥哥。”

  “汤隆兄弟不嫌梁山简陋,我当然欢迎,如今山上正缺兵甲,兄弟前来恰似如虎添翼,你便先于后勤处任个副处长,与杜迁兄弟一起可好。”

  对于这种技术型人才,作为后世来人的古浩天自然是明白其份量的,便如陶宗旺、时迁、萧让之类,在原轨迹中都是处于末端的人物,但在其看来他们作用甚至大于所谓的马军五虎将。

  汤隆虽然不明白副处长是什么职位,但一来就有和杜迁这等元老差不多身份,自然明白其分量不轻,便欲再次行礼作谢,却被古浩天制止。

  “无须多礼,且与杜迁兄弟先去安置下来,晚上縻胜兄弟等人请客,正好接风。”杜迁初回山上,不知住处安置何处,古浩天便与其同行前往,借机了解杜迁河北之行的情况。

  “柴官人对小官人也是迎慕已久,我在其庄上住了数日,日日宴请端得客气,还说他日若有好兄弟荐来寄身,且请收留。那马匹的事也打探了一下,民间没甚马匹,倒是大名府有几处朝廷的马场,养马甚多,使些手段或有所得。”杜迁一路禀报河北之行的情况。

  几人一起来到了一处院子,正好宋万也在里头,惊喜得迎了出来,三人都是单身又都在后勤处安置一处刚好。四人坐着说了一会话,汤隆才明白那副处长竟然是梁山上仅次于处长和营长的重要身份,心想自己也就是一个打铁的匠人,古浩天对他恁看重,便有了士为知己者死的心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帝都啊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梁山庄园主之称霸天下,梁山庄园主之称霸天下最新章节,梁山庄园主之称霸天下 望书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