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两天,秦家的律师团将案子开庭时间成功延期一个月之后,秦老爷子带着律师团的首席律师去看守所探望秦瑶光。

  秦瑶光在看守所里只能阅读看守所指定的报纸和书籍,另外可以在固定时间内看电视,一般是晚上七点,看华夏央视的新闻节目看半个小时。

  不能上网,不能看别的频道,更别说看电视剧和看电影了。

  犯罪被关押的人,不配享有普通人的娱乐活动。

  不然把他们关起来还有什么意义?

  还能对犯罪行为进行惩处,威慑那些潜在的犯罪人员吗?

  可是秦瑶光最受不了这一点。

  见秦老爷子来了,秦瑶光抱怨道:“爸,什么时候能申请保释我出去?我听说就算定罪,服刑几年之后,就可以假释出狱了。”

  秦老爷子带来的首席律师连忙笑着说:“秦女士,假释不是不可以,但一般是要在监狱里立下重要功劳之后才可以假释的。您放心,我们正在跟有关方面协调,而且美国方面也对您的情况表示极大愤慨。”

  “哦?美国那边也知道我的情况?”秦瑶光做出惊讶不已的样子,好像对这个情况一无所知,“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谴责了华夏的人权状况,特别是把您的情况明明白白指了出来,说华夏罔顾著名女科学家秦瑶光的基本人权,司法严重败坏。

  “某高级将领为了女色以权谋私,听信小人谗言,未经正式审判,悍然将您入监狱。”

  ”美国国会众人几乎是全票通过了谴责华夏帝国政府的人权议案,并且宣称,如果不无条件释放您,他们就要掀起贸易战,对华夏帝国所有出口美国的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秦瑶光眼前一亮,心想洛勒可真给力,居然能让美国国会出力!

  她追着问:“那华夏这边是如何回应的?说了什么时候接我出去了吗?”

  前一阵子秦老爷子来探监的时候,曾经隐晦地跟她提起了洛勒那边的条件,暗示只要秦瑶光交出顾念之婴儿时期的DNA样品,洛勒就答应出手捞她出去。

  秦瑶光同意了,并且告诉了秦老爷子,她把顾念之婴儿时期的DNA样品藏匿的地方。

  秦瑶光很有信心,只要东西送出去了,洛勒那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一定会如获至宝,不惜一切代价将她弄出去的。

  现在美国方面的反应正如她所料。

  秦瑶光一边挑眉,一边飞快地看了秦老爷子一眼。

  秦老爷子的眼神却很阴郁。

  他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咳嗽一声,说:“瑶光,现在又有一个案子要你出庭了。”

  “又有案子?!”秦瑶光这时是真正吃惊了,“还有什么案子?!我已经帮您一次忙了……”

  她说的是何之初次声武器的案子,这个案子,最后由她顶包了。

  但明眼人都知道,主谋根本不是她。

  当时她被关在看守所里,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去策划这样的行动。

  秦老爷子瞪了她一眼,恼道:“你还有脸说?!如果不是你对念之太过份,她怎么会抓着我们不放!你知道这一次她要做什么?!”

  “又是她?!”秦瑶光简直瞠目结舌了,“她是真的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是她亲妈!”

  “还说是她亲妈,人家可不认你。”秦老爷子眯了眯眼,“还把你的相貌‘复原’了。”

  秦瑶光想起那一次在法庭上,如同被扒皮一样的经历,心里又怨又气,简直恨毒了顾念之。

  她的嘴角抽搐两下,拍着桌子说:“她不认?!有种她公开做亲子鉴定啊!”

  “只要她公开做亲子鉴定,证明我不是她亲妈,我就服她!”秦瑶光脖子一梗,咬牙切齿说道,“光拿相貌说事,法庭也不认啊!”

  只有亲子鉴定才是法庭认可的证据。

  她是笃定顾念之不敢公开验证DNA。

  这样做的后果,他们都心知肚明,比证明秦瑶光是不是她亲妈要严重多了。

  秦瑶光也是仗着这一点,死也咬定顾念之就是她亲生的。

  因为,她确实是她“生”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她肚子上还有剖腹产留下的刀疤呢,顾念之敢不认?

  所以就算容貌有不同又怎么样呢?

  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孩子会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这是DNA决定的。

  有种你去验证DNA……

  秦老爷子松了一口气,含笑点头道:“你也别太激动了,也是你一向对念之不好,所以她才心生怨怼。其实亲母女哪有隔夜仇?只有你把脾气放一放,好好待她,她自然就回心转意了。”

  秦瑶光心里百般膈应,但是形势比人强,现在不是她做主的时候。

  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嗯,我会记得的。不过您说的还有一个案子,是什么案子?”

  秦老爷子就让自己带来的首席律师说给秦瑶光听。

  “是这样的,何家控告您十几年前谋杀何家的女主人秦素问。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这份诉状是顾念之大律师执笔的,而且她也会做公诉人方的控方律师出庭庭辩。”

  秦瑶光的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你说什么?!顾念之告我谋杀秦素问?!她还要不要脸啊?!为了一个跟她毫无关系的女人,要告她亲妈谋杀?!”

  首席律师尴尬地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低声纠正她:“不是顾念之告您,是何家告您。顾念之跟何家没有关系,她没有办法就这个案子告您。不过诉状是她起草的,以后我也会和她对薄公堂。”

  秦瑶光只觉得心头的戾气快要冲破天顶盖了,脸上涨得通红,“我知道就是她捣鬼!不然何家早不告,晚不告,偏偏这个时候告,当我们是傻子呢!”

  “……这个只能存疑,毕竟于情于理都无法说是顾念之的主意。”首席律师轻咳一声,提醒秦瑶光注意言辞。

  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

  比如他们都知道这个案子肯定跟顾念之脱不了干系,但表面上,顾念之跟这个案子确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要说以前她跟何之初有婚约的时候,还能勉强说她是为了给去世的婆母讨回公道。

  现在她跟何之初已经解除婚约了,在大家眼里,秦素问跟她八竿子也打不着边,她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难道真的要置秦瑶光于死地?

  “为什么不能说?”秦瑶光瞪了首席律师一眼,“就算不是为了何家,她也是为了她那个死鬼爸爸!”

  “……这一点我们想到了。”首席律师笑了起来,“我们的方向也会往这方面努力。”

  秦瑶光“嗯”了一声,心情平静下来,“这就对了。她肯定是要给她死鬼爸爸翻案,就把脏水泼我身上。我可以用我所有的学术名誉担保,秦素问的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们今天来,就是要确认一下这个问题。”首席律师连忙说道,“您还记得十几年前,秦素问大律师去世的那天,您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吗?”

  秦瑶光马上回答:“当然记得。那一天里发生的事,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首席律师:“……”

  他想了想,试探着问:“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秦瑶光歪着头笑了一下,菱角唇勾了起来,“不能。”

  “这跟这个案子有关系吗?”

  “有。因为如果上庭,您对那一天的事记忆犹新,控方律师一定会追问您为什么。”

  “我记性好不行吗?”秦瑶光反问道,“我这人从小就是学霸,看书过目不忘,十几年前发生的事记忆犹新,有什么奇怪?”

  首席律师愣了一下,点头说:“这样说也可以。但是对方一定会找出别的时间点,问您在别的时间点发生的事,您能保证,在过往的十几年里,每一天发生的每一件事您都记得吗?”

  “当然不可能。”秦瑶光皱起眉头,“我又不是电脑,怎么可能十几年来每一天发生的每一件事都记得清清楚楚?肯定是拣重点来记啊!”

  “对,这就是疑点。为什么秦素问去世的那一天,对您来说,是‘重点’。”这个首席律师的水平明显比秦瑶光以前见过的律师都要高多了。

  他的问题十分犀利,而且个个切中要害。

  秦瑶光眯了眯眼,突然问:“守忆呢?我又有了案子,她怎么不来?”

  秦老爷子咳嗽一声,“守忆去美国了,洛勒先生请她去洛勒集团担任高管职务,你忘了?”

  秦瑶光说:“我没忘,可是就算在美国洛勒集团做高管,也有休假时间吧?她就连一星期都走不开?不能回来帮忙?”

  秦老爷子只好摊了摊手,“这我可没办法,她去了美国就跟我们没有再联系了。洛勒说,她在他们的实验室……”

  话说到这份上,秦瑶光心知肚明了,便不再追问温守忆的下落,转而对首席律师说:“你刚才问的问题,我可以回答。”

  首席律师忙把录音笔打开。

  秦瑶光捋捋头发,叹了口气,“我记得很清楚,是因为那一天,我爱的人悲痛欲绝,因为他爱的人去世了。”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866章《有罪推定(8)》。

  求大家的月票哦,今天是周一,推荐票特别重要~~~

  今天三更。

  下午一点第二更,给“亿万追你”亲的盟主加更。

  晚上八点有第三更。

  PS:恭喜“2674282”亲成为《你好,少将大人》的第31位盟主!(总共欠八次打赏和盟主加更)

  看来真的要建一个盟主群了~~~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帝都啊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你好,少将大人,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你好,少将大人 望书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