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花却没看到,在她怀里哭得“伤心”不已的小家伙,唇角扬起一个调皮的笑。

  可他还在继续说:“小姨,要不,以后泽渊就跟你过好了,等你找到小姨父的时候,泽渊也长大了。”

  说到,小家伙的头仰起,眼泪如断线的珍珠,哗哗的流。

  “到那个时候,泽渊也能照顾自己了,你们过你们的好日子,泽渊就一个人好了。”

  他越说越“伤心”,越说越难过,不停的抽泣,不停的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泽渊不怕的,泽渊真的不怕。”

  水花心疼得努力替外甥擦眼泪,大脑高转动着想办法。

  刚刚看到姐姐和那个男人一起出现时,她心里只想到自己,却没想过外甥内心是什么感受。

  现在听他说得这么伤心难过,小丫头的心一下就软了。

  后悔自己任性的不给姐姐解释的机会,让外甥也跟着跑过来。

  这可如何是好?

  过去那些年,无论生活艰难也好,富足也罢,凡事都有姐姐解决,或是听姐姐吩咐办事。

  因此,小丫头从来没真正动过脑子做事。

  此刻突然面临外甥与姐姐之间的事,她一下子有些方,不知所措的陪着外甥哭。

  哭着哭着,水花双眼不由一亮:“不对啊。”

  水漾听到小姨的话,吓了一跳,以为她看出什么来,眼泪流得更厉害了。

  水花小声安抚着怀里的外甥,小心翼翼的问:“泽渊,你先别哭哈,小姨问你,咱俩为什么要哭?”

  水漾:“不就是因为娘亲找了个男人,咱们骂她是骗人。”

  水花抹了把眼泪,眼睛亮晶的:“那咱们为什么要骂她骗人?她骗谁了?”

  “我……我不造啊。”

  水漾一幅我是跟着你骂的表情,“我就是听到小姨这么骂,泽渊就本能的跟着骂了?”

  他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解的问:“你为什么说娘亲骗人?娘亲骗谁了吗?”

  “我……”

  水花也被外甥问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是啊,姐姐究竟怎么骗人了?骗谁了?

  自己和泽渊吗?似乎……好像……或许……大概……没有吧?

  水漾看到小姨呆的样子,小家伙眼里闪过一抹狡黠,却很快又收敛起来:

  “还有,娘亲刚刚有说过不要我们吗?”

  “这……”

  水花再次被问住,讷讷的好久都没说出话来。

  小脸越来越红,不知是因为刚刚哭过,还是因为自己错怪了姐姐而羞得,总之,水花突然觉得,没脸见姐姐了。

  “小姨,你说啊,娘亲刚刚有说过不要我们吗?”

  水漾继续追问,“还有,那位漂亮叔叔,有没有说,娶了娘亲就不要我们?”

  水花:“……”

  水漾卖萌:“小姨,咱们现在怎么办?娘亲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水花:“……”

  她倏地转头看向窗外,一时间心乱如麻。

  若姐姐嫌自己太无理取闹了,她会不会真的不要花儿?

  我刚刚,究竟是怎么啦?为什么看到姐姐和那个漂亮的男人在一起,会那么不舒服?

  水漾还在卖萌:“小姨,要不,你出去看看,娘亲是不是和漂亮叔叔离开了?”

  sbook.didua/84_84006/254483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didua。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帝都啊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最新章节,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